Blued CEO:男同社交软件的超级大数据

发布日期:2019-11-03 03:04   来源:未知   

  2014年11月,苹果CEO库克公布自己同性恋的第二天,中国最大的同志社交软件Blued创始人(CEO)耿乐公布了公司获B轮融资3000万美元,公司估值达3亿美元的消息。2015年,耿乐的C轮融资启动。

  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让“彩虹旗”飘遍社交网络的同时,中国的男同群体也正在逐步从地下慢慢浮出水面。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人们对LGBT人群(性少数人群,包括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包容度越来越高,gay蜜、基友等词汇充斥着网络。不幸的是,艾滋病对于男同社区却极不“友好”,男男性行为中感染艾滋病的几率高于其他性行为方式。这让耿乐不得不用道德和信仰的目光去直面自己经营的产品——全球最大的同志社交软件Blued所承担的社会责任。

  从昔日的人民警察,到如今估值3亿美元公司的CEO,在不到10年的时间,“传奇”一词也不足以形容耿乐的经历。耿乐的淡蓝网和Blued软件,在被外界普遍视为同志“约炮”工具的背后,蕴藏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香港挂牌,而这些并不为人所熟知。日前,在位于北京苹果社区的办公地点,耿乐接受了健康界的独家专访。

  耿乐16岁上警校,19岁毕业后做了警察,26岁成为秦皇岛市最年轻的副处长。就在周围的朋友都在忙着谈恋爱结婚的时候,耿乐越来越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的目光更愿意追逐男孩子的身影。耿乐十几岁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刚刚兴起,上网一搜,他发现自己是“变态,需要治疗”,但是搜索国外的网站却告诉他,自己只是性取向与众不同,与他一样的人占全人口的5%。

  国内外对同性恋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让他萌生了做一个属于他与同类人的网站,耿乐希望通过网站让向公众知道,同性恋不是变态,同时给同性恋朋友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并找到跟自己一样的人。从2000年开始,耿乐每天下班后把自己关在屋里维护这家名叫淡蓝色回忆的网站,这就是后来在gay圈里名声大噪的淡蓝网的前身。

  2006年,耿乐开始发展自己的团队,但每年两到三次的网络严打,淡蓝网时常会被关掉,询问相关部门得到的答案是:“同性恋网站是违反社会公德的!”这一切让耿乐如同“游击队长”一样让志愿者带着服务器到处跑。尽管要承受强大的心理压力,但耿乐仍然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带着同伴坐着大卡车,浩浩荡荡从秦皇岛来到了北京。2012年,因为一次网络视频采访,大多数领导和同事意外知道了耿乐在北京所做的事,耿乐面临两难选择:关掉网站回去当警察,或者辞职。他深知,做同性恋网站风险大,回去继续当警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但那些关掉自己的网站跟着他出来打拼的同伴怎么办?犹豫之后,耿乐脱掉了跟随他16年的警服。

  同年年底,也正是世界艾滋病日来临前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接见一些国际机构、社会团体和民间机构成员,其中就有代表同志网站的耿乐。耿乐告诉总理,他希望用互联网技术改变中国同性恋者的生活及健康。总理说,很好,同志们辛苦了。那天晚上,耿乐还上了新闻联播,他激动地给远在秦皇岛的父母打去电话。

  尽管国内对同性恋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但不容忽视的是,艾滋病却对男男同性恋者极不“友好”。中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去年新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0.4万例,性传播占的比例达到新报告感染人数的91%,其中男男同性传播占25%,男男同性恋人群的感染率一直持续上升。

  众所周知,由于直肠黏膜较薄容易破损,男男性行为中感染艾滋病的几率高于其他性行为方式。与我国一般人感染艾滋病毒后的进展相比,男同感染后的“潜伏期”不长,男同在艾滋发作后,常常治疗效果不好,患者的生存期很短。

  因为较高的艾滋感染率,男同群体始终是各级疾控中心重点干预对象。但由于男男同性恋者得不到社会认同,他们大多数不愿对外公布自己的性取向,官方防控机构很难找到这些感染者,开展防控工作很困难。耿乐认为,相比政府,社会组织能够更容易找到感染者,从而协助政府做好艾滋病的防控。

  “我们没有办法通过削弱互联网达到控制艾滋病传播的目的,就好像不能通过把公路修窄或者变成土路减少车祸一样,这是一个信息时代,就是关闭同性恋网站,大家还会通过百度、QQ、贴吧去寻找与自己一样的人,因为我们无法杜绝人对性的渴望,我们要做的是拥抱互联网。”耿乐告诉健康界,公司通过运营的同志社交软件Blued进行同志人群分析,在网络问卷中,问题包括:最近一次性行为是何时、是否戴套、是否吸食、是否有多性伴侣、最近是否做过HIV检测,以及所在省份和地区,流动和收入情况等,这些采集上来珍贵的大数据材料,为政府制定公共卫生方面的政策,提供了重要依据。

  在线上产品方面,Blued上每个用户的名字后面都会有一个红丝带的标志,点击就会出现防艾的宣传页面,上面有HIV免费检测的咨询电话。在线下,Blued在北京设立5个免费HIV检测室,设立的地点包括公司一层大厅、同志酒吧以及民营医院内等。Blued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全年干预12539人次,检测3134人次,发现阳性82人,全部都进行了转介和关怀。

  目前blued有注册用户近2000万,日活跃度超过20%,用户每天平均在线次左右,Blued俨然成为同志必装软件,会员活跃程度仅次于微信!

  在国家制定十三五规划中,耿乐被邀请成为艾滋病防控部分专家组成员,参与规划的撰写和修改,其中有些关于同性恋人群和艾滋病的描述,他提出了一些意见。耿乐认为,这着实是一种进步。

  耿乐:因为歧视,LGBT人群普遍不太自信,被社会边缘化,他们存在于各行各业,从事时尚、文艺、IT行业的人群,在LGBT中的密度更高。

  耿乐:性需求是人的原始需求,其实中国最大的约炮网站是QQ群和豆瓣,除此之外还有陌陌,百度贴吧等等,Bleud无法回避“约炮”功能,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大家通过这个渠道找到跟自己爱好相同的人,并在社交软件中时刻提醒他要注意保护自己和对方,同时给他提供基于其方位的最近的HIV检测点。

  耿乐:现在个别医护人员在发现感染者之后会问“你是同性恋吧”,甚至有人会讲“艾滋病都是你们这帮同性恋传染的,你们乱搞国家还得给你们发药”等等,对感染者在言语上进行冒犯,表现出极大的不尊重,这说明部分医护人员对同性恋有很深的歧视,这当然需要改变。此外,一些医疗机构对感染者有拒诊情况,其实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很有限,因此医院需要做的是将每一名患者都当做有可能的潜在艾滋病感染者来做好院内感控,而不是一味推诿艾滋病感染者。

  耿乐:没有,但是有些岗位必须是同性恋才能做好。比如产品经理,因为是同性恋就会知道这个产品怎么做符合用户需求;同性恋设计师会了解同性恋喜欢什么颜色,哪种搭配更容易接受;同性恋做市场运营和推广会更加了解同性恋经常到哪里玩儿以及喜欢什么品牌,技术支持团队就无所谓了。

  耿乐:大多数男同人群会选择互联网的方式满足自己的需求,因此Blued有不可替代的特殊属性。我希望Blued成为一款为少数人提供的产品,有爱的,有温度,也是有信仰。

  耿乐:中国内地LGBT人群有7000万人,这部分人群每年消费3000亿美元,目前已经有很多上下游公司与我们谈合作,将来Blued会搭载一些付费形式的产品,未来这将是Blued主要盈利模式。

  耿乐:当然怀念!那套警服我一直珍藏着。我刚辞职的时候经常做一个噩梦,就是我回到过去的办公室却没有了我的办公桌,领导和同事们也阻止我走进大门,现在好多了。